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惊蛰

春雨惊春清谷天,夏满芒夏暑相连,秋处露秋寒霜降,冬雪雪冬小大寒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薛定谔猫  

2007-03-12 23:57:51|  分类: 天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夜已深了,但是一个叫“薛定谔猫”的理论却让我无法入睡,如果这个理论是某个哲学家提出的我早就不去想它了,问题是这个理论是薛定谔提出的,一个与爱因斯坦齐名的科学家,十几年前我就知道有这么一会事,不过没想通,怎么今天又让我想起这个理论了呢。

薛定谔猫实验可以叙述如下,一只猫被关在一金属盒内,盒中放置下述非常残忍的装置(必须保证此装置不受猫的直接干扰):一小块辐射物质放在盖革粒子计数器中,它非常小,在一个小时内可能有一个原子发生衰变,或者没有原子发生衰变,它们发生的几率相同。如果发生衰变,计数器便放电并通过继电器释放一个重锤,进而击碎一个盛有氢氰酸的小瓶。如果人们将整个系统放置一个小时,那么人们会说,如果在此期间没有原子衰变,这只猫就是活的,而第一次原子衰变后它必定被毒死。

  如果人们开启盒子,就会发现该猫非死即生。但是在此之前,猫的量子态应是死猫状态与活猫状态的混合。有些科学哲学家觉得这很难接受,他们断言,正如没人处于半怀孕状态一样,猫不能一半被杀死另一半没被杀死。使他们为难的原因在于,他们隐含地利用了实在的一个经典概念,即一个对象只能有一个单独的确定的历史。量子力学的全部要点在于,它对实在有不同的观点,根据这种观点,一个对象不仅有单独的历史,而且有所有可能的历史。在大多数情形下,具有特定历史的概率会和具有稍微不同历史的概率相抵消,但是在一定情形下,邻近历史的概率会相互加强。我们正是从这些相互加强的历史中的一个观察到该对象的历史的。
在薛定谔猫的情形,存在两种被加强的历史,猫在一种历史中被杀死,在另一种历史中仍然存活,两种可能性可以在量子理论中共存。因为有些哲学家隐含地假定猫只能有一个历史,所以他们就陷入了一个死结而无法自拔。”(引自《黑洞、婴儿宇宙及其他》,史蒂芬•霍金)
难怪英国著名科学家霍金听到薛定谔猫佯谬时说:“我去拿枪来!”
我喜欢薛定谔猫,理由就是,一打开盒子,就立刻知道结果了。而且在不打开之前,你永远也不知道那个盒子里面的情况。
爱情大抵也是如此,一旦打开之后,才恍然发觉,结果已定!同时在没有结果以前,它既是爱又是不爱,真是妙啊!或者可以说在爱与不爱的叠加中,让人迷糊。
“——谁敢跟我提起薛定谔那只该死的猫,我就去拿枪!”斯蒂芬•霍金,这个作为牛顿在剑桥卢卡逊教席的继承人、爱因斯坦之后的物理学界盟主,都这样说。
同样我可以说,谁敢问我,爱不爱你,这个该死的问题,我就去拿枪!
真妙!
在爱你的时候,可以同时不爱你,在恨你的同时,又不恨你,甚至是爱你。难道爱情也是一个概率叠加的系统?对于爱情的结果的预测,看起来很像是要考虑所有的历史,而实际上所有有可能发生的事情,都可能发生。当然你也可以换一个说法,这样就顺耳多了,“缘分”。
这种看起来像是随机的系统选择事件,却又很显然是注定了的。一但打开了盒子,所有的一切就注定下来了,过去的种种选择,有着许多选择的机会,一瞬间就消失了无踪无影,如同你按照命运所决定的路线走了过来。无数选择变成了只有一种选择。无数可能的结果变成了只有一种结果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